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豔娘与父

时间:2018-08-09
父亲是个爱「玩」的人,所以这个新娘必定是爱漂亮型的美女,但事实就是如此,她的一言一行,总之她的举止一切都很有女人味,而且非常理智。她的黑髮不长不短,光亮而充满光泽。她的一身冰肌玉肤,白澈如云。眼睛是丹凤眼型而非常热情似的。她那种美丽,愈看愈有深度,扣人心弦。芳彦甚至在剎那间吃了父亲的醋。
后来听说,她原来是电影明星。
后来由于在演艺界并不很适合,后来乾脆就宣布退休了。
父亲是由同样属于名贵汽车玩作的电视公司的一个製作人。
当时父亲对芳子,竟然一见锺情,立即展开猛攻,硬是把她追到手。
芳子今年才二十九岁,与芳彦的父亲结婚之后更加妩媚。
看了一下那部红色的进口车,穿过后院,到里面去了。
他在与事物所同样的建地内,看到了有屋顶屋瓦的潇洒的二楼建筑。
他想:「既然来了,顺便看看阿姨再走。」
走过院子时,看到那儿晒着一些衣物。
那里面有白色的乳罩、三角裤,还有一些粉红色、黑色的内衣。
他的一颗心怦怦跳起来。
「原来这些都是阿姨的...」
他想伸出手去,摸摸那黑色的三角裤。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突然完全清醒了。
「不行!我这个人怎么搞得?」
 走到了后面的边门,那边门都是半开着,她可能到邻近地方去买些东西。
 「阿姨在家吗?没在吗?...我是芳彦。我要上来了。」
 他一面喊着,一面脱鞋上去。可是没人回答。屋子很大,可能即使有人在,也不一定听得到。
 走进长长的走廊,走了几步,却微微听到了一点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他窥探了一下客厅;却看到阿姨芳子,背对着这门外.在电话里不知与谁在聊天..
 「...那不行。唉...请别这么说...」
 芳彦听到与往常大不相同,话里还带有些媚气?这到底又是为什么?
 对方到底是谁呢?
 芳彦感到自己忽然产生一种不该有的慾望,本来他对这位年轻的阿姨,也就是自己的阿姨,印像很好而自然抱着好感,却从末意识到她为自己的性的对象。
 可是刚才在院子后面的晒衣架上,看到许多阿姨的内衣裤的时候,却突然产生了不该有的非份之想--非份之慾望。
 现在看到阿姨,又好似与她从前的男友什么的在聊天,他又难免勾起了一种非份的冲动。
 芳彦竟然感到自己长裤下面股间跨下的那根肉棒,又像刚才在晒衣架下面时那样,忽然膨胀起来,压也压不住了。
芳彦不免重新看看穿着一袭紧身黑色洋装,简直令人流涎三尺似的她那一身美妙身材。
一方面他将偷窥到她的半裸模样,因而感到有点怪怪的;另一方面他也感到兴奋非常,兴奋的是或许他能就近看到她的裸体。
 她万万不知道芳彦躲在窗帘后面,面对着芳彦,脱掉了洋装,她先露出了肩膀...。
 他的肉棒子开始作怪!
 现在已经是一柱擎天...被长裤挡住而已。
 她的双乳耸起,清楚可见,只有一双乳罩遮住而已。她看来瘦瘦的,脱掉外衣,方知她有一身好身材,他贪婪地尽收眼底。现在她外面只剩下一袭衬衣而已。
「喔!我的阿姨啊!妳好性感哦...」芳彦心里念着。
他注意到了她有一双丰满又修长的玉腿,还有漂亮、肥美的屁股耸起。
她收拾了洋装,开始脱掉乳罩。芳彦受不了,嚥下了一口口水。
 记得是在那天夜里,芳彦洗完了澡,走过阿姨的房间。突然!
「嗯,嗯」传来了阿姨的呻吟声。
芳彦本来以为是阿姨生病了,想进去安慰,然而又传来了一声:「你今天的鸡巴特别大我可要好好的舒服一下了。」
芳彦本能的把伸出的手,收了回来,好奇的往门缝望去。
「啊!」芳彦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音来。
只见阿姨脱得精光光的,一对肥奶在颤,跪伏在床上,手上握着一根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在抽动着,抽得那根大鸡巴青筋暴涨。黑黑的大龟头,真有小鸡蛋那么大。
父亲,阿姨的併头,仰卧在床上,一只手止在挖阿姨的穴。
只儿阿姨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像是很舒服的样子。
接着父亲便把阿姨一拉,睡倒在床上,阿姨自动的把两腿打开,急叫道:「快,快肉我的穴吧,芳子快痒死了。」
 只见那父亲一翻身,便压了上去,用手握着那根大鸡巴,对準穴口,便用力的往里顶,直抵花心。
「哼嗯,好!好!我乐死了,嗯...嗯...」阿姨舒服的浪哼叫着。
 那父亲是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的肉着署阿姨的穴。
 而阿姨却舒服的咪着眼睛,春风满面的淫哼着:「--使劲--用力--的插,我快舒服死了。」
 那父亲果真似雷雨交加般,又狠又快的猛抽着。
 「嗯,哼,大鸡巴肉死我了,再深一点。」阿姨真的丢了,她全身颤抖的浪哼着。
 她大声地叫了出来。「快!快来啊!」
 一声划破天际般的尖叫后,她突然到达了高潮。
 他知道女人可以达到好几次高潮,他站起身,走到她的脚跟部位,将她的双足扛放在肩膀。此时,他目光所及,阿姨的阴户整个暴露在他跟前。
 他不禁嚥了一下囗水。
 阿姨知道女人最隐密的部分,正彼他一览无遗。
「不要看!请你不要看!」
但是由于双足被对方紧紧抱着,扛在肩上,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用舌尖拨开两枚花瓣,交互地吸吮着蜜汁。偶而,用牙齿轻轻咬着,用舌尖抚弄阴核,来回地仔细舐过。
 「不要!太骯髒了呀!」她不停地叫着,想阻止他这么做。
 阿姨自为人妇后,从来没被男人这么做过,包括那位平凡的丈夫。
 父亲仍旧自顾自地用口含住阴核,舌尖灵巧地来回反覆舔舐。甚至深入内层,啜饮着她分泌的爱液。
 因为父亲的尽情爱抚,她初次有了爱情的体会。
 对于那么骯髒的小穴,他什么也不说的,只是用舌尖轻舐,用力吸吮花瓣间的蜜汁。
 别人从来不做的事,父亲默默地为她做了,这么想着的她,第一次感受父亲对她的无限爱意,由于父亲持续不断地抚弄阴道,身体受到刺激,体内的淫液一直流泻出来。
她不克自制地抬起腰部,将裂开的花瓣对準男人的人中伸去。他毫不在乎张口啜吸着流溢出来的爱液,前庭润滑的蜜汁几乎被他吸光了。
 父亲啜饮爱液发出「啧!啧!」的声音,阿姨的阴户也发出「咻!咻!」流泻蜜汁的声音应和着,而且,在她咬紧牙关的口中,断续地喊出:「怎么会这样?我受不了了!」她左右手紧紧抓住床单,后背几乎拱成弓型地挺了起来。
 同时,头用力向后一仰。父亲知道她又到达高潮顶端。
 他用二根手指,拨开润湿的花瓣,缓缓的伸进阴道口搅弄,舌尖不住地舔舐阴核。
 又是一次高潮。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自己被一次又一次袭捲而来的慾潮淹没。 好几次,她茫然不知所措的大叫,悲鸣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双手朝空中乱抓。
「进来吧!快进来吧!」
 她谦卑地要求着。
父亲抬高扛在双肩的腿,立起上半身,将旱已膨胀红黑发亮的肉棒,一鼓作气往裂缝中的小穴贯穿进去。
 龟头直捣子宫,她嘶喊道:「太爽了!」
他将肉棒紧紧插入阴道内部,腰部开始以圆圈似动作慢慢迴转。澎胀的男根,插入深处,前端几乎到达子宫里面。
她紧闭着双眼,粉面涨的腓红,头部急速的向左右摇摆。
父亲将腰部动作时大时小地迴转,一只手顺着浑圆的乳房揉捏,另一只手不停地摸抚着阴核。
 她大声吶喊。
 「不行!我快死了!」说着,头部又向后用力一仰。
 他开始用力抽送,他的抽送动作,和丈夫和男抽送的动作比起来,更胜一筹。腰部迥转时大时小,拨开肉璧,改变抽送速度及进攻角度.逼便她到达高潮的顶端。
 她迷乱地将头用力左右摇摆,一次次地尝到绝顶的性高潮。
 父亲虽然已有五十几岁,但是性能力相当惊人,甚至还有令人膛目的持久力。他将阿姨的身躯转到背后,从后面插进去。
 阿姨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初次体会奇怪的性交体验,令她成为一个爱慾下发狂的女人。
 他在她后面,双手横抱着她的身体,继绩作活塞抽送动作,右手伸向前去,揉搓丰满的乳房及硬挺的乳头。
 她伏着身躯,头部上下摆动,口中一直发出愉悦的呻吟声。
 男根直达子宫,男人的下腹部紧贴着她的膣口,插进又伸出的龟头舞弄着阴核上的G点。
 她仰起头,满面浸淫喜悦之情。他立起上半身,挺起腰干,然后,将俯伏的女体用力向自己股间抬高。二枚潮湿的花瓣,大大开启着,如鲔鱼般红艳色的祕肉裸露出来,阴道口张开,白浊的蜜汁晶莹地闪着光,似乎邀请男根的插入。他拿着浸满女人淫液的肉棒,红黑发亮的大家伙傲然的矗立着,一口气往她的小穴用力插进。
 男根的前端,猛然地刺向女人的子宫。
「啊!」她大叫一声,手掌贴着床单,像狗一般跪伏在床上。
他用力摇动腰部,肉棒直陷入丛毛边缘,这一次,他尽情地冲刺。
「啊!好爽!好爽!」
她的头摆动的更加疯狂,上下不停晃动,雪白的臀部一直向男人的股间推进。
 「好舒服!好舒服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失神地喊着,细嫩的两个肉丘左右摇晃。
 父亲将推进的女臀轻轻用手掌推回,由深入浅,由浅入深地改变抽送角度。
「好爽!我不行啊!」
 她的头向前向后的一阵狂摆,身躯上布满晶亮的汗珠,他不容得她的告饶,继续作腰部动作,左手轻揉突起的阴核,右手在肛门四周不断按摩。
 她的眼神迷离,翳了一层水雾,双掌再度贴向床单,拱起上半身。
 「我...又要去了!」再一次享受高潮。
 她在男人肆意的抚弄下,翻腾又跌落,好几次在绝顶的高潮中徘徊。她向他哀求。 随着一声呻吟,她的双手向前扑倒,宛若一只水蛙般的偃息在床上。父亲渐渐抽离她的身躯,让她仰躺,用正常体位紧紧拥抱着她。
「芳子!现在让我们一起享受。」
 说了这句话后,他又开始插入她的体内。
她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又看不见任何东西,只知道自己被这个男人紧紧地拥在怀里。她的身体再度捲入快感的漩涡中。
伴随着呻吟,男人发热的精液喷射入子宫,她差点因而窒息地大喘一声「呼!」
 嗯嗯啊啊的悲鸣断断续续,在这瞬间,她愉悦地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阿姨缓缓张开双眼。视线所及,父亲的脸庞在面前。她想抬腰站起身来的同时,他的脸向前迫近。
「醒来了吗?」
 温柔体贴的声音在耳际响起,又重新复甦。 她害羞地往旁边扭过身去,双手盖住发烫的面庞。
「芳子!妳生气了?」
 他用手扳过阿姨的脸庞,迅速地用双手紧紧抱住她的纤腰。此时的她,才突然发觉自己一丝不挂地和裸体的男人密密的贴合着。她「啊!」了一声,想从男人手中逃开,但是父亲的动作更加快速,强劲的手腕紧抱着她不放。
父亲悄声地对她说道。阿姨漫不经心地听着父亲这一番言辞。躺在父亲温暖的怀中,她顿时醒悟,自己的确再无后路可退。父亲用手臂紧紧地揽着她,在耳畔低诉:「今夜,让我拥抱妳入梦好吗?」
 听着这句温暖的话语,阿姨不禁将自己赤裸的肉体往父亲身边靠去。是夜,两人四肢纠缠地睡着了。 两个人的手,急迫地在对方身躯上摸索爱抚。她往男人胯下一摸,抓住蠢蠢欲动勃起的男根。他的手指深入裂缝中。 他未做前戏,马上插进她体内。「噢啊!太舒服了!」
 膨胀的肉棒在阴道内来回冲刺,比昨夜更加勇猛的阵势直达子宫。 用力摆动腰身应和抽送的律动,她亢奋地喃喃自语着。 昨夜,刚开始时,犹自发出理性的抗拒声,到了今天早上,竟然一开始毫不犹豫地大声宣告自己的快感。
「哦!好舒服!快吸我的奶!」浪蕩地向他需索。剎那间,昨天晚上两人狂欢无度的作爱情景,那种遍体酥麻的感觉,又回蕩在她心胸。
 迷乱的脸庞向左右用力摇摆,她又再度得到高潮。父亲在昨夜由阿姨那里,得到充分的满足后,经过一夜安眠,气力恢复,所以抽送动作特别有力。他逼使阿姨一再地享受高潮,巧妙地运用各种拿手的性交体位,改蛮作爱姿势,不断地向她的肉体展开进攻。
 她被父亲纯熟的性技巧抚弄着,好几次飞翔在性爱的云端,「啊!再用力一点!」茫然不知地呻吟大叫。 起初,她尚在激情之余,默记使用的各种性交体位,但是,翻云覆雨的缱绻下,神志渐渐不清,连说什么自己也无法判断。「噢!噢!」只有在喉际不断发出激昂的叫声。
 最后,两人在相互交缠的正常体位中,一起到达绝顶的高潮。阿姨享受男人热源般的射精,「啊!」的一声呻吟下,她再度昏厥过去。她经由父亲热情的拥抱下,第一次尝到作爱的快感,女人真正的性欢愉正式启蒙。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说不上喜欢或讨厌,原本令人尊敬爱戴的父亲,竟会变成自己的情夫,真是不可思议。「好!好!快摸我的小穴!」一边说,一边忙不迭地向他身边靠去。
 他的手强劲有力的揉捏乳房,并且不断地在她身躯上游走。
「嗯,好舒服!」喜悦的声音上扬。
「噢!再用力一点!」意态慵懒的神情,似乎已陶醉在他的手指的抚弄下。男人用舌末轻舐乳房,吸吮硬挺的乳头,另一方面用双手探索阴道及肛门,同时用指头缓缓插入。
 阿姨秋波迷漓,玉齿微露地享受手指插入肛门的快感。「啊!受不了!我又要去了!」马上就得到第一次性高潮。
 「请吸吮小穴。」她殷殷要求着。 他立起身来,轻轻将阿姨的身体反转过来。
 她的阴户朝着他的面门大大敝开,阴道翻开包皮,阴核大约勃起一公分,花瓣深处暗红色的祕肉,流着闪闪发亮的蜜汁。
 父亲将红色的花瓣含在口中,用牙齿轻轻啮咬,舌尖不停地啄吻,二根手指滑入阴道内拨弄翻搅,用另一根小指插入肛门,搓揉肉壁粘膜。
 芳子发出兴奋的呻吟声,将触动在脸上的男根,用口舌舔吻着,赤黑发胀的肉棒被她用唾液舐的发亮,两根纤指上下不停的揉搓按摩。
 阿姨的手指在阴道探索,发出「噗哧!噗哧!」的水漾声,和她狂乱的呻吟声相交交错着。直到她难以忍受他的折磨,由口中吐出男根说道:「不行!我要去了!」说完,头向后一仰,娇喘连连。
 父亲再度将弩张的肉棒推放入她口中,手指重新开始动作。又一次,她发出「嗯哼!」的叫声。
「这次,换我在上面。」
 扭转身躯,她攀到男人身上。阿姨将股间的裂缝压向男人的嘴巴。自己俯卧在对方腿上,双手握住布满肉筋的男根,用嘴唇不断地亲吻,发出「啧!啧!」的吸吮声。
 她微瞇着双眼,望着手掌中勃发欲动的肉棒,用樱唇软舌上下来回地吮吸舐吻。
 父亲极力地用舌将压在脸上的女阴咬含轻啮,同时更深入花间,採取香甜的蜜汁。他啜饮流溢而出的爱液,一面用左手指插入阴道内,一面用右手在肛门处抚摸。
 她难抑自下腹传来的炙热感,不停地呻吟,蹲坐在男人脸上的腰身急切地摇晃着。
「我要骑在上面。」
 口中模模糊糊的说耆,一边改用骑乘位,将挺立的男根深沈地插入敝开发疼的阴户,直没入根底,胶合的两体紧紧的黏在一起。
「好舒服啊!」她呻吟着,颦眉蹙额地在男人身上扭腰摆臀。由于龟头整个陷入子宫,她的阴道紧贴男人下腹。 欢愉的声音再次扬起。
「摸我的奶嘛!」
 她再度需索。
 他依言用掌托住下坠摇晃不停的乳房,双手用力揉搓,下腹部突然向上一挺。她在他身上拼命揉动,头部向上左右摇摆。 这个晚上,父亲好几度进攻她的身体,一会儿在上,一会儿在下,弄得芳子整夜在高潮的波涛里翻滚。
「噢!我们来搞全套吧!」阿姨哀求着。
 父亲斜抱女人软馥馥的身躯,双脚和她的玉腿交叉,将铜黑发亮的肉棒朝濡湿的蜜洞抽插,腰部前后摆动,一只手摸向阴核挖弄,另只手在丰满的乳房上抚摸o
 阿姨受到三个定点的性感攻击,兴奋地大叫。
「啊!我快受不了!」 她把头部狂乱地左右摇晃,身体几乎反折成弓型。
「我的小穴,快溶化了呀!」一声激烈的叫声后,父亲用手掌插入她的口中,她仍然喘息地哼着。
 大叫一声,她两眼发白昏厥过去。父亲急忙取过一杯水,灌人她口中.再紧紧地搂抱着阿姨。
隔日将近午时,芳彦的爸爸对他说:「爸爸下午去社长那边,他明天要娶媳妇,今天非去不可,你在此随便工作。」
 芳彦的爸爸说完之后,急急忙忙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芳彦见他爸爸走后,不得已拿起锯子,慢慢的乱锯起来,表示他有在工作,到了中午之时,他拿了便当吃,吃饱后乾脆拿了一张木心板在厕所旁边打地舖;準备睡个午觉,到下午二点再起来工作。
 芳彦舖好木心板躺下没多久,突然听到脚步声,由远而近的走来。
 芳彦睁眼一看,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原来芳子此时穿着一件低胸的运动衫,也没戴乳罩。她下身穿着一件迷你裙,短得几乎要露出三角裤来,把她那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展露出来。
 她那双修长雪白的美腿,搭配那件黑色迷你裙,真是美得诱人极了。尤其她走过来时,胸前那对丰满结实玉乳,随着她的走动,上下的幌动着,真是迷人极了。
 芳彦被他那迷人胸部及诱人的美腿,不由自主地把他的那双眼睛,睁得比牛眼还要大,直往芳子娇躯瞧着。 芳子全身皮肤雪白,那对玉乳丰满结实的挺得高高地,走起路来还会一抖一抖的,还有细细的柳腰,配合着圆圆微挺的屁股,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韵昧。
 她那身喷火的娇躯,让男人看了就想要姦淫她的感觉。
 与她结婚的父亲,可能也是为了她那身喷火的娇躯,才娶她做老婆。这位芳子走到了芳彦所躺下的头部对他说:「咦!你睡在木心板硬硬的,怎么睡得着呢?你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睡吧!沙发软软的比较好睡。」
 芳彦抬起眼光之时,差一点叫了起来。原来他第一眼看到的是,芳子的裙内春光。
他看到芳子穿着一件小小的白色三角裤,一堆黑漆漆的阴毛,印在白色的三角裤上面,更有些比较长的阴毛,跑出三角裤之外。
 芳彦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样的迷人春色,那双眼睛已被芳子的裙内春光迷住了。
芳子见到芳彦那双贼眼直往自己的裙内瞧着,微微的笑骂道:「哼!色鬼看到什么!」
芳子说完后,转身进了厕所。
芳彦在目标移走之后,才惊醒过来,不好意思的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睡他的午觉。 芳彦这个血气方刚的青少年,自从见到芳子的裙内春光,一直在胡思乱想,乱想得那根大虽巴自动的挺举起来。 芳彦那根大鸡巴硬绷绷地,把他的短外裤挺得高高,像是在露营搭帐棚似的。
 芳彦惊觉到自己那根大鸡巴的丑态,怕被别人看见,一时不好意思的用双手遮盖着。
 他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久久不能入眠,隔了良久才好不容易睡了下去。
 可是他睡着了还是梦想着芳子。
 他梦着了见到她全身赤裸裸的,梦着了他在摸她那对玉乳,甚至梦着了他在揉她那对玉乳。
 他一直在乱梦着,把他那根大鸡巴梦得更加坚挺,更加粗大的跑出了他的短裤外。芳彦此时那根大鸡巴,已赤裸裸的在短裤外面高举着。今天她看到了来此的芳彦小伙子,脸上那只巨大的狮子鼻,以她与男人插穴的经验,知道这个小伙子,那根鸡巴一定是非比寻常。
 正好她看见芳彦的爸爸不在,祇剩下芳彦一个人,于是她卖弄风骚的穿着极为暴露的衣服,故意在芳彦面前幌来幌去,去诱惑小伙子。富芳子再度的走出卧房之时,芳彦已沈沈入睡,他那根大鸡巴愤怒的高举在短裤外面。
 芳子见到芳彦那根大鸡巴,惊喜若狂果然不出她所料,想不到这小伙子年纪轻轻,就有一根又粗又长的鸡巴。
 尤其小伙子那颗大龟头,像似鸡蛋般那么大,真不知被那颗巨大的龟头,撞到穴心的滋味如何了?
 此时也许芳彦正梦得起劲的关係,那根大鸡巴似铁棒般的矗立着,并且还在一抖一抖着。芳彦的大鸡巴在一抖一抖着,芳子的心房也跟一跳一跳地。芳子心房在跳,带动了週身神经一起振奋,振奋的小穴起了骚痒,忍不住的流出了淫水。
 芳子看了小伙子那根大鸡巴,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心动,有如丈母娘看女婿似的,真想伸出玉手去抚摸那根可爱的大鸡巴。这时芳子将伸出去準备抚摸小伙子那根可爱地大鸡巴的玉手,又缩了回去。曾经在风月场所打滚过的芳子,此刻突然想到小伙子未经人事.如因此时冒然的去抚摸他那根大鸡巴,他醒来一定会被突然的行动吓坏了。
 古时候的人说:「吃得太快了,会把饭碗打破。」
 虽然她的小穴已是水汪汪了,真想那根大鸡巴插她的小穴。
 她不愧是个女色鬼,为达到插穴的最高享受,她强忍着心中那把熊熊的慾火,要等到小伙子睡饱精神足,然后再去诱惑他,让小伙子主动的插她的穴,那样抽插起小穴才够味。
 所以此时她无可奈何的拖着沈重的脚步.回到卧房,等待小伙子醒来。
 芳彦一觉醒来,看到客厅的挂钟已是三点了。
 他心里叫着糟糕,怎么会睡得这么迟,着急的赶快跑去工作。
 芳子在卧房听到小伙子工作的声音,走出了卧房对着芳彦嗲声的说:「喂!你有空吗?」
 芳彦听到芳子的声音,抬头看着芳子,看她又是那一身穿菩,一颗已平静的心,此刻又起了蕩漾,那对牛眼色瞇瞇的瞧着芳子。 芳子看见芳彦那发呆的样子,不禁的微笑问道;「喂!我问你有没有空?怎么不回答我,呆呆的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我身上多长出一块肉?」
 这时芳彦才惊觉起来,一时被芳子说得不好意思的满脸通红,伊伊晤晤地答道:「我有空,不知你要我作什么事情。」
 芳子笑着对芳彦说: 「嘻!嘻!我想在卧室里,挂一付风景昼,一个人怕摔倒,想请你帮我扶一
下梯子可以吗了?」
 芳彦连忙答道:「哦!可以!可以!我现在去拿梯子,到妳的卧室去。」
 芳彦很快的拿着梯子到芳子卧室。他一进入芳子卧室,把他整个人看傻了。芳子叫芳彦把梯子靠在床头旁边的墙壁。她拿着一付风景画,準备爬上梯子,把风景画挂在墙上。芳彦怕她是个女人,爬梯子比较危险,好意的对她说:「阿姨,让我帮妳挂吧!」
 芳子对着芳彦微笑说: 「谢谢你的好意,还是我自己挂比较好,因为你不知我要挂在什么地方。」
 芳彦一听也对,他就扶好梯子,準备让芳子爬上去。
 芳子不放心的对芳彦说:「喂!你扶好梯子,我要爬上去了。」
 她说完之后,就扶着梯子一扭一扭的爬上去。
 芳子爬到了芳彦的头上之时。
 芳彦又想到芳子的裙内春光,忍不住地偷偷的抬头一看。
 他这一看,把他看得魂飞九宵之外,週身神经如同触电似的起了颤抖,让他从未有过的紧张与刺激的感觉。原来此刻的芳子,迷你裙里面那件小三角裤,不知何时脱掉,把她整个黑森森的小穴,赤裸裸的呈现在芳彦的眼前。难怪此时的芳彦,看到那黑森森的小穴,一时週身的血液不断加速扩张,小腹之下的丹田,一股热气一直地向全身延蔓。
 他的整个身体渐渐地发烫起来,而且那根大鸡巴也不听使唤的愤怒地高举起来。这时的芳子转过头来,看到芳彦如醉如痴的紧盯着她的小穴。她故意的将右腿再往上跨了一步,让她的双腿张得大大的,把她的小穴一览无遗的尽入芳彦的眼里。
 芳彦此时已将小穴看得一清二楚,只见芳子的小腹之下长满了黑漆漆的阴毛,蔓延着两腿之间的小穴,一直延伸到屁股。
 他又看到两腿之间的阴毛,有一条红通通的阴沟,在阴沟的上方有一粒微红的肉瘤。
 他在阴沟的中间,看到了两片暗红色如同鸡冠似的肉片,在那两片鸡冠肉的中间又有一个小洞。
 芳彦长得这样大,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小穴。现在这个芳子的小穴,赤裸裸的与他面对面。一个年仅十八岁的他,正是血气方刚之时,那能受到这样的刺激。他整个人已是兴奋到了极点。芳彦冲动得真想上去抱下芳子,好好玩她一下。
 他想是在想,可是没有这个胆去行动,不知如何是好。此刻芳子已将风景画挂好,慢慢的走下梯子。她走到快到地上之时,突然「唉呀」的叫了一声。原来她没踏好梯阶摔了下来,芳彦紧张的赶快把她抱住,芳子顺势的倒在芳彦的身上。
 芳彦抱着芳子,被芳子倒下来的力量,推倒在梯子旁边的床上。两人倒在床上,芳彦已被异性肌肤刺激得紧紧抱着芳子。此时的芳子主动的送上了香唇,与芳彦嘴对嘴的热吻起来。芳彦见到了芳子主动的与他热吻,等于是在鼓励着他,他也跟着大胆的在芳子身上放肆的抚摸起来。
 他把手伸往芳子的上衣里面,抚摸起芳子那对丰满如同文旦般的玉乳,感到很柔嫩舒适,非常的手感。他是越摸越来劲,大力的揉摸着,把一对软软的玉乳,揉捏得慢慢的坚挺起来o
芳彦摸起兴趣来,用手指头在那对如同葡萄般的乳头,由轻而重的慢慢捏揉着。
芳子被捏得如同生病般的「嗯」「哼」的呻吟起来。
芳彦触摸那对粉乳,那种异性肌肤抚摸的畅感,如同电触般的週身起了阵阵的舒畅,舒畅的使他无限的兴奋。
他的手也慢慢的往下摸去,已经把手由芳子的迷你裙下伸了进去。芳彦伸进了芳子的迷你裙,就触摸到一堆杂草丛生的阴毛,在两腿之间摸到一条湿淋淋的阴沟,在阴沟上方有一粒如同肉瘤似的阴核,而且还触摸到了阴沟的中间有个小洞,洞里是湿湿的、暖暖的。
每当芳彦用手指在那肉瘤似的阴核磨了一下,芳子的娇躯就颤抖一下,有时用手指往中间的桃源花洞插了进去,插到最里面碰到一颗肉粒,芳子整个人如同触电般,一直发抖着。
芳彦觉得他用手指在芳子的小穴磨着、插着,芳子好像这样感到很舒畅的样子。他也感到无比兴奋,就这样他一直用手指在芳子的小穴磨着,插着。渐渐的感到芳子小穴不断的流出淫水。
芳子彼芳彦磨插得娇躯不停的扭动。週身不断的颤抖着,娇口中也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着。
芳子是真的骚痒难耐,她主动的去为芳彦脱了衣服,一件件地把他的衣服脱掉o当芳子将方彦脱得赤裸裸之时,自己也迫不待急的,将她的上衣及迷你裙脱掉,把她自己也脱得赤裸裸的。芳子把两人脱得赤裸裸之后,好像非常骚痒似的,伸手便往芳彦的大鸡巴捉去。
她提起大鸡巴,用那颗如同鸡蛋似的大龟头,往自己的小穴阴核上下磨着,磨得阴水发出「歧」「吱」的响声,她口中也发出畅快的淫叫声。芳子好像被芳彦的大龟头,磨得很骚痒非常难受,自己又主动的翻过娇躯,把芳彦压在身下,她两腿跨上了芳彦的大鸡巴之上。
芳子左手握着大鸡巴,右手扒开了自己的桃源花洞。将芳彦的大龟头,对準了自己的小穴洞口,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由于她的小穴已泛滥成灾,一颗如同鸡蛋般的大龟头,已被她的小穴整个吞了进去。
一颗大龟头进入她的小穴使她感到从未有的涨满感觉,忍不住的哼着。她娇口中连连喊好,娇躯更是缓缓的往下坐去。芳彦一颗大龟头,已顶到小穴里的穴心。那颗大龟头将整个穴心,完完全全的顶住,顶得芳子起了阵阵的颤抖,酥麻难忍的叫着。
芳子被大龟头顶得畅叫着,舒服得把自己的屁股大力的一上一下套动起来,把自已套动得咬牙切齿的淫叫着。从未插过女人小穴的芳彦,被芳子这般的淫叫,那样的淫态,週身神经起了无限的振奋,把他的那根大鸡巴振奋得更加粗大起来。正在努力套动的芳子,也感到他的大鸡巴,更加的粗大,把她的小穴涨得更美满,把她的穴心顶得更酥更麻。
此时她更舒服的、更加大力的套动起来、更加猛力的摇动屁股。她这样大力的套动,这样大力的摇动,把她整个身心像是没有魂似的飞了起来,大声的淫叫着:「好舒服,真是舒服,我也乐死了。」
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郎,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大鸡巴硬起来就像铁棒似,难怪芳子会被铁棒般的大鸡巴插得淫淫乱叫:「啊,嗯。」
芳彦此时感到有一股阴精往自己的大龟头射着,射得整个小穴里湿淋淋的,而且那阵阴精延着桃花源流下,流得他的大鸡巴整个沾满着芳子的淫水及阴精。此时的芳子出了阴精,已无力的趴在芳彦的身上。
正被芳子套动得舒畅无比的芳彦,见芳子不动的趴在他的身上,他那根涨满难过的大鸡巴,还直挺挺的插在芳子的小穴里。
于是芳彦慢慢地把芳子翻转过身来,又开始慢慢地抽动他的大雅巴,缓缓地一进一出的抽插着小穴。
芳子此刻只是有气无力,但芳彦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慢慢的一进一出的抽插,她还是感觉得到的。
尤其芳彦的大龟头,每当紧紧地顶住她的穴心之时,使她觉得週身神经酥酥麻麻畅快之感。
 芳彦就这样一进一出的抽插了大约有一会儿,渐渐地把芳子抽出味来,週身已是缓缓的发热,她的小穴是一阵又一阵的又酥、又麻、又骚、又痒、又酸。
 这种五味俱全的滋昧,又引起她的骚痒难耐的呻吟起来。
 芳彦听到芳子淫蕩的言语,引起他无限的干劲,那有女人想要男人插死她。
妳既然想插死那我就成全妳吧。
 于是芳彦此时像是拚命三郎似的,埋头苦干实干起来。
 他把大龟头提到小穴洞口,再狠狠的大力插了进去,大龟头是又狠又大力的去碰撞小穴中的花心。
 芳彦这般拚命的插法,像是真的要插死芳子似的,把芳子插得像是临死之前的痛苦叫着。
 芳彦被芳子淫言淫态刺激得,一股出精的念头浮出脑海,忍不住的畅喊着。 芳子是个过来人,知道芳彦正在吃紧的时候。于是她努力的往上挺着屁股,大力的挺动着屁股.尽量的配合着芳彦,来个
双双出精,去享受那至高无上的乐趣。
 一股强劲的阴精.直射着芳彦的大龟头。本来就要出精的芳彦,被芳子的阴精,猛烈的喷射,把他的大龟头射得酥酥麻麻的,一时畅快的背脊一凉,精关一鬆,也把一股强劲有力如同爱玉般的处男阳精,猛力的冲击在芳子的穴心。
 芳子从来没有被处男的阳精射过,今天总算让她尝到滋昧,一股强劲有力如同爱玉般细小软块的阳精,把她的穴心,刺射得整个人酥酥麻麻的畅快地昏死过去了。
 芳彦从来没有与女人插过穴,今天总算让他尝到插穴的滋味,尤其是那股出了阳精畅快的滋味,也使他飘飘然然的紧抱着芳子,享受那股出阳精的舒爽滋味,渐渐地陪着女主人双双进入梦乡。
 芳彦一觉醒来已是下午六点多了,他急急忙忙的起来穿好衣服,準备收工回家去。
 这时芳子也醒过来,满脸春风愉快的对芳彦说:「喂,再陪我一下嘛!」
芳子不情愿的说:「好嘛,我不勉强你,不过你以后有空来找我,我会让你更舒服,好吗?」
芳彦满脸欢欣的答道:「好呀!只要我有空,就会来找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