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爷爷轮翻干着母女俩

时间:2018-08-09
胡雪婷生于1994年二月六日,长于小康之家,台北市人,本身为独生女故自幼备受宠爱,个性略带一点傲气,且爱撒娇。身高一百五十三公分,体重四十五到五十公斤。
三围:胸围三十六吋D罩杯,腰围二十三到二十四吋,臀围三十六吋。瓜子脸,勾魂眼,挺鼻,小嘴。家中只有妈妈与爸爸,文化大学夜间部国贸系毕业,现年二十二岁。于国小时,父亲甚是宠爱她,毕竟她是家中的独生女,而且独生女自己一个人总是比较无聊,所以父亲常常带她出去玩。雪婷也喜欢与爸爸在一起,国小五、六年级时,胡雪婷的胸部发育到三十六吋D罩杯,浑圆丰挺,皮白乳红。胡爸爸看了有些动情,但有胡妈妈在家,让胡爸爸暂忘了雪婷。
可是「苍天无善,地魔助恶。」果真教:「生父硬破处女膜,雄鹰傲霸雪婷穴。水缸挣起逃不得,一身苦陷乱伦洼。」四月一日,正是中国人的慎终追远的清明节,今天一家三口,雪婷与父母应一起去扫墓,正待出门,胡妈妈接到一通的电话。胡妈妈只说必须赶回娘家,处理一些琐事,说完提着一袋行李便出门了。
母亲出门后,雪婷和爸爸便一起去门扫墓,一路无话,由于山路崎岖难走,雪婷扫墓回来时,跌伤屁股,胡爸爸就带雪婷去看医生。两人回到家已累了,各自倒头就睡。四月二日早上,雪婷接到妈妈的电话,只到听说:「有事要在娘家待上十天,要到四月十二日才会回来。要找妈妈就打大哥大。」
直到四月六日,恰逢星期日早上,胡爸爸正在洗澡,但忘了鍞门,胡雪婷不知道,撞门进来,一头撞到爸爸的胸,跌倒在地。胡雪婷跌伤屁股,而且身体又溼了,正要起身,想不到又一头撞到爸爸的垂在腿间的老二上。父亲也痛得跌坐在地,随便往女儿身上用力一拉,却将短裤连内裤,一起都拉到小腿。
小雪婷一时站不住脚,脑袋跟着朝下往浴缸跌里一撞。胡爸爸吓了一跳,赶忙两手揪住小女孩往上一拉,T恤带胸罩都给拉掉了。雪婷也慌了,错乱中往爸爸的手指一扯,两人一起跌落浴缸,把爸爸压在底下。雪婷正要站起来,却因屁股痛往下一跌,正巧阴蒂贴着爸爸的老二,转眼间胡爸爸的大屌澎胀。当雪婷正要再起身,胡爸爸自己也不知怎么着,瞧着女儿稚嫩的小屁股,双手抓住女儿的腰往下一压,大屌穿过阴蒂,直接刺破了自己掌上明珠的处女膜。胡雪婷痛得哭了,拚命挣扎,但却动弹不得。听见小女孩的痛哭,胡爸爸本来想收手,但却在雪婷的挣扎中愈来愈兴奋而不能自我控制,一翻身,把雪婷压在身下,双手揉起女儿尚未发育的汤包小奶,兴奋得不得了。
雪婷在浴缸里哭着,爸爸粗烫的大锡,却在水底一下一下,大干起雪婷的处女小嫩穴。
「哇!爸爸!不可以……」胡雪婷叫着。胡爸爸慢慢地插着雪婷,并用舌头封着雪婷的嘴。在水里,胡爸爸的老二,混着浴池里越益混浊的灰白水,在胡雪婷软嫩的阴道内冲击。「喔!爸爸!」女孩梨花带雨地哭叫。大干了十分锺,胡爸爸射在雪婷的阴道里。当天事后,胡爸爸好言安抚雪婷。
雪婷以为就此结束,全然不知「祸从天降,绝不单行。
心苦皮肉酥,夜半战不断」。四月七日,星期一,胡雪婷去上课,胡爸爸请假在家,正回想为何会犯此滔天的大错,忏悔自己怎么会夺走女儿宝贵的第一次,却忽然又想到,女儿的小肉穴是如何的温暖,胯间巨屌立即朝天矗立,而且想起自己还未嚐到那花朵般的阴唇,和吸吮女儿细緻的乳头。
一整天在学校闷闷不乐,脑里不住回想起被亲生父亲玷污的一切,在忏悔和淫邪的交战中,雪婷放学逕自回房间了。直到晚上六点,雪婷去了厨房找吃的,却不料爸爸已经精虫灌脑,偷偷闪入她的闺房,并脱光衣服躲在门后。
甫一回房,雪婷就被爸爸往床上一推,大力撕了内衣,她虽然极力挣脱,但年小力弱,才到书桌前,就被爸爸揪住。爸爸用身体压着雪婷,一手揉着小奶子,一手伸进百摺裙内的三角裤,扣弄着女儿肉穴,嘴里吸着雪白小嫩奶。
爸爸不管女儿叫闹,逕自乱吻、乱吸着她的身体及嘴唇。雪婷被变得像禽兽一样的爸爸,粗鲁地浑身捏按,痛得大哭大叫。爸爸见机不可失,把雪婷面着桌子压下去,双乳贴着书桌,掀起纯洁的百摺棉裙,拉下有凯蒂猫图案的淡绿三角裤,用老二抵住小女儿阴唇。爸爸一察觉雪婷的幼屄和老二相浸在一起,提起老二往肉穴里就是猛插,且双手握着奶子就是猛揉,一张嘴就是猛亲,威猛到了极点。
「爸爸!」哭累的雪婷,再发不出半点声音了,任由爸爸的大锡就在她好痛好痛的穴中进出。「太美了,我爱死妳了,我的好女儿。」爸爸叫着。十五分锺后,爸爸高潮泄精。雪婷虽然哭了一回,但仍无法抵抗成年男人的蛮力,掉着眼泪又再给干上一次,直抖着娇嫩小雪臀嚷痛。事后,胡爸爸又好言相劝。
四月八日星期二,雪婷依旧去上课,当天下午胡爸爸下先回家,在开水里加了春药。五点半,雪婷回家后,胡爸爸求欢被拒绝,这次他也不强迫女儿。雪婷喝了口水,心里正喘息道:「爸爸终于正常些了。」一会儿,小女孩在客厅内,觉得全身发热,慾火难当,自己脱光了衣服,终于忍不住坐在沙发自慰起来了。
胡爸爸见机会到了,便过去用牙齿咬小女孩的幼女奶头,揉着雪婷的细腰。「喔!」小女孩自己用手指在肉穴中抠了起来。爸爸的大锡往女儿阴道中刺入,抓着雪婷的腰,做成狗爬式,在沙发上干了起来。爸爸施展床上工夫,老二是九浅一深地抽插,双手是捏揉带搓,舌头是吸舔带咬,操得天真的小女孩高声浪叫,高潮数次。干了两个小时后,两人累得睡了。
从四月九日到十一日,每晚胡爸爸都强姦胡雪婷,因为女儿一直不肯乖乖张开两腿,与爸爸做爱。但胡爸爸不断得用各种技巧干雪婷,却也让小女孩高潮不断,让一名原本天真无邪的小女娃,被调教成一头在强姦猛干中享受快感的小母狗。
眼看妈妈要回家了,胡爸爸想了一计。有分教:「小雪婷惶惶如惊弓之鸟,天南地北只往一网里撞。」直教胡爸爸「驯马绑马头,服人收人心四月十二日星期六早上五点半,妈妈终于回来了,矛盾的雪婷,以为暂时可以脱离爸爸的魔掌,但却不敢告诉妈妈。
爸爸背后告诉妈妈:「雪婷要我今天下班后,一定要带她去台中去走走。我也拿她没辨法,可能要到明天晚上才会回来。」妈妈说:「唉!女儿这么任性,好吧!」当天放学,胡爸爸在校门外就强拉胡雪婷上车,一路开往杳无人烟的北投山区。开到晚上,沿途胡爸爸不发一句,雪婷猜想爸爸要与她谈一谈,没想到才一停车,胡爸爸用手往雪婷的双乳就是猛揉。当下胡雪婷拚命挣扎,夺车门而出,可惜没跑两步就被抓了回去,胡爸爸索性扯碎女儿内裤,把她按趴在引擎盖上,挺起老二就往肉穴插。「哇!」雪婷痛叫出来,胡爸爸就在草丛里站着干起来了,并命令女儿自己揉胸部。连挨了几个耳光,雪婷自己哭着摸起胸部来了。胡爸爸施展性爱技巧对女儿调情,雪婷酥胸微震,在草原上趴了下去,爸爸见状,从女儿后面对準小穴用力插下去。
「呀!爸爸,我好舒服,用力呀!」连番摧残后,放弃一切的雪婷,终于浪叫了起来,只顾双手撑着地,前后摇着小纤腰,雪臀像波浪似地摇摆。胡爸爸这时知道,女儿已经成为自己的性伴侣,乖乖的小屄儿了。两人弄了一个晚上,最后,雪婷抱着爸爸说:「我爱你,爸爸。」
隔天,父女两人在车上干了一天后回家,以后的日子,自然是鱼水交欢的时光。转眼,雪婷已经从小学毕业,胡爸爸安排女儿上一所国中女校,在国中三年里,两人有空便去外头做爱。但好景不常,因为胡爸爸在公司的拈花惹草,搞大了女秘书的肚子,公司为了形象,派他出国三年公干。有分教:「女高中生出异类,大虫临门咬母亲。雪婷献师保名节,三年里学生姦雨心。」自从胡爸爸对家中谎称,因公务须出国三年,妈妈同意了,胡雪婷也决定要认真地读三年书,并好好地在女高中生活,胡爸爸也没有选择,只能上飞机飞去美国。高中生活使雪婷燃起青春快乐的气息,在一年级的班上,雪婷结识篮球队队长,一百八十五公分的张蕙琳。由于张蕙琳打中锋,所以大家叫她做「威虎女将」。同时,她也是一个独生女,爸爸常年在外,母亲早死,自己常常一个人在家中。
两人投缘,蕙琳便搬到雪婷家住。一天下午,雪婷外出跟同学王莘茹一起去买书,但蕙琳却穿着裙子,来到胡妈妈的房间,哭说:「早年没了母亲,没喝过奶。」胡妈妈拗她不过,只得脱了上衣让蕙琳喝奶。没料到,蕙琳不但对胡妈妈的奶又吸又咬,而且压住她,更兼上下齐手,搓着酥胸,手指伸到底裤内,对着小穴死命地拨弄。胡妈妈想反抗,但那里抵得过张蕙琳那牛大的力气,再说,她久未被人插,心里实在闷得慌,一下子就被蕙琳把衣服剥光,骚穴被搞得淫水直流。突然,蕙琳撩起裙子,露出一条乌黑雪亮的假阳具,俏丽的眼眸直盯着胡妈妈成熟的胴体。胡妈妈惊恐大叫道:「妳敢!等雪婷回来,看妳怎么办??」蕙琳笑着说:「那有何难?甭说是妳,我就连她也给干了。」
话才说完,胡妈妈呆住了。蕙琳用假阳具在胡妈妈的小穴前磨来磨去,说:「放心,我还没有碰过你女儿。但我知道我们班上有人想碰你女儿。」胡妈妈说:「谁??」蕙琳说:「跟雪婷出去的王莘茹,她是我们篮球队的控球后卫。大家都叫飞贼豹。」
胡妈妈哀求说:「求求妳,千万别对雪婷这样。」蕙琳说:「可以,但妳要认真得跟我做爱。以后听我的话。不然雪婷就……」胡妈妈只能说好。蕙琳起身打个电话,回头就把假阳具插入胡妈妈的肉穴中。「呀,好痛。妳放了我吧。」胡妈妈哭闹着说。「一会儿就不痛了!」张蕙琳哄着说:「妳再不乖乖做爱,我只好去找雪婷了,然后干得妳女儿死去活来!」
胡妈妈只好挺起腰迎着假阳具。话说蕙琳虽然是载着假阳具,但却熟门熟路地插了胡妈妈的肉穴一百下。久旱逢甘霖的胡妈妈,阴道内满满的都是淫水。蕙琳知道胡妈妈已经开始要进入高潮,就用力插着胡妈妈的阴道,又一百多下,被压在蕙琳身下的胡妈妈射出阴精。虽然没有叫床,但蕙琳感到胡妈妈小腹抽动,知道她已经泄了。蕙琳假意不知情,叫她做狗趴式,往胡妈妈背后骑了,再插了一百下,她感到这女人又泄了。这次又让胡妈妈面着墙站,逕往她背后猛干起来,没多久她又射了,腿软站不住。胡妈妈跪地求饶,蕙琳哪里听得进去,前后四十分锺,便干得胡妈妈昏死了过去。
有分教:「老虎才咬妈妈,豹子又要吞女儿。雪婷身陷险境,一脚踢出替死鬼。」当天雪婷安然回到家,但心中却骂王莘茹:「大变态,竟然摸我的阴部。」随后看见妈妈和蕙琳睡在一起,但并不觉得奇怪,便自己去睡了。隔天早上,蕙琳摇醒胡妈妈说:「爽吗??我最喜欢妳这种成熟的妇人,双D的大奶子,搞起来真够劲!记住,要雪婷没事应该怎样??」胡妈妈一语不发去煮饭,早饭时,蕙琳当着胡妈妈的面对雪婷说:「胡妈妈说我的房间小,只能做我的书房。我以后跟胡妈妈一起睡。」
说罢,两人就去上课,途中嘻笑谈天;胡妈妈一人却在家哭泣。当天篮球队练习中场休息时,王莘茹小声向张蕙琳抱怨说:「就妳一个人快活了一天,不管姊妹死了没!!胡妈妈是妳的。胡雪婷妳不要,却也不让我吃。妳这是做什么道理??」
张蕙琳说:「嘿!为了我的女人,也只能牺牲妳了。」王莘茹只有一百七十公分,那里敢顶撞张蕙琳,只得负气离开。午休,王莘茹对胡雪婷说:「我看见林郁美老师藏了一包东西在贮藏室。」将胡雪婷骗到地下贮藏室后,胡雪婷看见王莘茹盯着自己的胸部看,心里已有五分底。于是不等王莘茹发作,便说:「前些日子,我看到穆雨心老师只给妳英文期中考成绩三十分,这种成绩不但得退出篮球队,还要留级。」胡雪婷一话打中王莘茹的心坎,又接着激了王莘茹几句。正当王莘茹被激得出去找穆雨心,雪婷见机溜去向张蕙琳细说一切。
王莘茹发觉胡雪婷不见了,才知中计了,气急败坏地奔回贮藏室时,撞上了穆雨心。穆雨心才一百五十五公分,四十公斤重,那里挡得住王莘茹,便跌撞在地上昏了,而且被王莘茹搬到贮藏室。王莘茹关门后,把老师的衣服脱个精光,载上假阳具,往穆雨心的阴道刺,打算强姦穆雨心出口闷气。没想到假阳具受了一点阻碍,原来老师还是处女;这时穆雨心因小穴痛而醒来,但在挣扎不了之下,也只能看着王莘茹强姦自己。话说王莘茹发觉穆雨心是处女,便小心翼翼爱抚,细细的吻,轻轻地抽送。「喔!」老师叫着。「老师,妳这叫声是要我继续插妳,还是要我用力点。」莘茹笑着说。「求求妳饶了我吧。」
老师无力着说。
「哈!以后妳会求我好好地对妳的。」莘茹笑着说,然后继续插老师,精熟的做爱技巧让穆雨心三次高潮。事后,王莘茹假称自己暗恋穆雨心,并好言相劝;穆雨心被花言巧语灌得昏了头,于是王莘茹成功地骗到穆雨心的初开情窦;第一年当老师,二十二岁的穆雨心就这么爱上十六刿的王莘茹。穆雨心身材普通又严肃,但长相可爱,而且变态的王莘茹,很喜欢看到穆雨心被她强姦时害羞的表情。有分教:「师者不知人事几何,竟被小徙儿拐。雪婷见虎咬妈妈,心惊被虎捉。」三天后,胡雪婷回到家中,无意间听到妈妈房间有声音,于是往门缝内看。「停下来,我求求妳,放了我吧!」胡妈妈说。张蕙琳不予理会,仍继续吸吮胡妈妈的阴唇,双手在双D的美乳上游走。「呜!」胡妈妈哭了。「住手!」雪婷叫道。雪婷冲进门后,立刻跟张蕙琳打了起来,胡妈妈见状立刻帮忙雪婷,但蕙琳毕竟是篮球队长,一下子把这对母女打得叫不敢。「哇!别打了。」雪婷和妈妈说着。「哼!」蕙琳便把雪婷脱光而且绑了起来,假装要强暴雪婷。「住手,妳说不会动我的女儿的。
妳说话不算话!」胡妈妈叫着拉住蕙琳。「我也说过,妳必须好好做我的情人,而且乖乖得和我做爱,然后妳的女儿才会没事。可是妳没有照我的话做,那我又何必守信呢?」蕙琳笑着说。这话让胡妈妈有了觉悟。「只要妳不要动我的女儿,我一定好好做妳的女人。」胡妈妈说着,便抱着蕙琳吻了起来,雪婷看了也只能叫苦。「喔,舔得好。」胡妈妈故意叫着想转移蕙琳的注意。雪婷看着蕙琳的头,钻到妈妈双腿间时,已经不忍再看下去了。蕙琳看到胡妈妈没有专心做爱,心中恼火,便把假阳具硬生生地插入妈妈的子宫中。「鸣!」妈妈哭着。蕙琳将假阳具停留在妈妈的子宫中,然后大肆得抚摸妈妈的双乳,理所当然的,在蕙琳这种熟手的爱抚下,她很快地流出了淫水,蕙琳见状,又开始抽插这女人的小肉穴。
「呀喔!」胡妈妈因为在女儿面前,反而兴奋了起来,放浪地大声叫。蕙琳摸着胡妈妈的双乳,而且更用力的抽插了起来。就这样,蕙琳在房里疯狂地用各种姿式和技巧玩弄胡妈妈。一天下来,胡妈妈终于被蕙琳征服了心灵和肉体。有分教:「母为子女不惜代价,虎为美肉不择手段。雪婷巧设离间计,猛虎火拚水中蛟。」这几天,胡雪婷看着妈妈被张蕙琳强暴,却没办法救妈妈,虽然张蕙琳没有伤害自己,但心中仍然感伤妈妈的不幸。一星期后,雪婷上体育课偶然从学校的游泳池经过,看到了校队「水中蛟」陈萍,无意中看到陈萍热心助人的举动,而且颇有正义感,心中便生起一计。放学后,雪婷逕自起向陈萍,两人寒暄了一阵;往后几天里,雪婷藉机会与陈萍谈天。时过半月,雪婷见时机成熟,便在十分锺的下课中将全盘的惨事告诉陈萍,当下陈萍义愤埴膺。
放学后,雪婷将张蕙琳骗到陈萍跟前,但眼尖的王莘茹却跟在雪婷的后头。有分叫:螳螂捕蝉,黄鹊在后。陈萍与雪婷对上张蕙琳,双方人马一言不和,陈萍就与张蕙琳狠狠地打了起来,雪婷就只在一旁看呆了。王莘茹不愧为「飞贼豹」,一眼看穿了雪婷的打算,而飞快得将此事告诉训导处。这叫陈萍和张蕙琳双双被迫转学,也叫王莘茹报了雪婷上次在张蕙琳前摆的道,因为这也让雪婷被记上了一个大过。话说雪婷虽被记了一支大过,但却和妈妈从此脱离了张蕙琳,过了惬意的高一。看官且想想,为何王莘茹没向雪婷这块她之前所想的肥肉下手?原来王莘茹看雪婷心中城府如此深沉,便对雪婷失去了爱意。有道是「恶人没胆,犹恐遭人陷害」。经过了这一次的教训,文瑛母女觉得家中若有个长辈对于安全会有保障。
于是爷爷搬进了雪婷家中,但爷爷在十五年前就失去了奶奶,有分教:太阳底下没新鲜事,世间惨事却是一般。直叫:「六旬老人霸双美,有朝一日阎王见,黄泉路上独自行。」自雪婷上高二,每天爷爷和妈妈在家,色眼看媚眼,这样一个月下来,爷爷哪里忍得心中火热的情慾。在雪婷上课中,看胡妈妈成天在家和玲珑的身材,爷爷再也忍不下慾火,趁着胡妈妈在房间整理衣物时,冲进门将胡妈妈压在床上。爷爷是个惯战情场的老手,一下子就脱去了媳妇的衣物。「爸爸,不可以这样子,我是你的媳妇。」
胡妈妈哭着说。「那妳就听话,不要乱动。」爷爷一面笑着一手揉着胡妈妈的双乳,一手用指插法挑逗阴蒂,这几番爱抚下来,任妳是三贞九烈也要淫水四溢。「爸!」胡妈妈再也无力反抗了。爷爷看时候到了,用牙轻轻咬着胡妈妈的乳头,让她瘫在床上,这时才从背后挺进他的鸡巴。「喔!」胡妈妈叫着。「想叫就叫吧,我可爱的儿媳妇!」
爷爷笑着说。爷爷一面慢慢的抽插,一手轻轻的拧着胡妈妈的乳头,一手在背上来回地抚摸,舌头也在她颈上来回地舔。胡妈妈嘴上不说,却也有了一次高潮,而且淫邪与伦理交战,与女儿同源的淫蕩血缘,将她的肉体带到忘我的境界。六旬的老人还是年纪大了,干上十分锺就射了,胡妈妈哭了一阵子,但想到雪婷就快回来了,便假装没事,试图骗过雪婷。
但雪婷是个精细的人,早察觉妈妈不对劲,一再追问之下,妈妈都不肯说。雪婷只好去问爷爷,但却想不到,这只会扩大惨剧的发生。「爷爷。妈妈不晓得怎么回事,神色怪怪的。」雪婷问。「这是因为……」爷爷说话时,已把雪婷带到房间内。「因为妳妈妈被我强暴了。」爷爷话一说完,便像当年自己儿子强姦亲生女儿一样,大力撕去孙女的校服。
「干什么呀!!爷爷。妈妈!」雪婷大叫着。妈妈被挡在门外无计可施,爷爷对稚嫩的雪婷性慾更是高张,孙女衣服才一离身,鸡巴就插入她子宫内。「呜!好痛!爷爷停下来。」雪婷哭着。「哦!妳的身体真得太美了。」爷爷说着,就这样大力地强姦孙女阴道。「妳不是处女!!!是谁上了妳,说出来。爷爷就放了妳。」爷爷说。「是……是爸爸!」
雪婷哀求着说。「哦!!太好了。肥水不落外人田。」爷爷说完又更用力地抽插,吻着雪婷的全身,双手逗着双乳。终于双人高潮泄精了,紧接着爷爷把雪婷关在厕所,一开门把胡妈妈抓入房间,大力强姦她。这一天下来,爷爷轮翻干着两个女人。爷爷终于以雪婷与爸爸的不伦关係征服了这对母女。
雪婷的高二生活里,有爷爷照顾着母女两人的性爱。但好景不常,六旬老人这样操劳身体,终究被阎王爷召见。雪婷的高三生活是单纯的,和妈妈两人过了一年平静的日子,爸爸在雪婷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回来,一家子当面摊牌,当天晚上三人睡同一张床,玩起三P的游戏。两个月后,雪婷与妈妈双双成孕,一起怀了同一个男人的种,半年之内,不约而同地挺着大肚子,当母女俩并肩躺在床上,相互注视着彼此圆滚滚的小腹,和鼓涨涨的丰满乳房,不由得满足地微笑,任由她们两母女共同的丈夫,从后头交相抽插两个骚浪淫肉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