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同学的可爱女友同人糖糖受孕记

时间:2018-07-10
我叫糖糖,今年二十一岁,是X大的三年级生。
过去,我曾经为自己可爱的容貌、雪白的肌肤、迷人的身段,以及34D、23、33的身体感到无比自豪,为此前来求爱的男生不计其数。
而我也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面对向我求爱的男生,我总是抵不住内心对性的慾望,无论是四、五十岁的老头,还是只有十八岁的小鬼,我都会半推半就的献身给他们。
久而久之,我内心的罪疚感越来越强,我可不能再继续背叛我的男友!
于是,这半年里我下定决心,对其他男人都不假辞色,尤其是对小健。
小健就是跟我做过的人之中年纪最轻的,他是房东的儿子,当初我因为接受房东的委託成为了小健的家庭教师,本来应该只是单纯的师生关係,但在神差鬼使之下,他也成为了我的炮友……
算起来,除了我男友之外,小健便是我接触最多的男生,至今我已经跟他做过好几次。因此,为表对男友的忠心,我必先由疏远小健开始。
这半年里,我除了为小健补习之外,几乎都没有跟他作任何联繫,渐渐地,我也回复到昔日清纯可人徐湘婷。
只是,有一点是令我感到困惑的,那就是自从小健被我疏远以后,终日都郁闷不已。我有好几次在街上遇到他,都见他垂头丧气,没精打采。
这该不会是我害的吧……我不禁有点自责起来。
小健失落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他的成绩一落千丈,我无论用什么方法施行教导都没有好转,房东也因此给我脸色了。
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要被房东加租金啊!我该怎么办……
思前想后,我想到唯一,也是最快捷见效的方法……
「小健……你是不是想要我?」
那是小健半年以内都没有露出过的表情,只见他顿时抬起头定睛的看着我,双眼散发着无比的期待。
「糖糖姐,为什么这半年都对我这么冷淡,我每次传短讯给你都没有回覆,也不肯跟我做……」
「色小鬼,你满脑子都只想这些东西啊!就不能花点心思在学业吗!」我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
「我……」
「想干我不是不行,那要看你啊?」
挣扎了很久,为了让小健重燃读书的动力,我最终决定「委屈」一下。
「要是你这次期末考的平均分能取得80分以上,我就如你所愿。」
「真的吗?!」面对我苛刻的条件,小健不但没有讨价还价,反而一面自信的样子说:「终于、终于可以干到糖糖姐了!」
「喂,听清楚,要80分啊!80分!」
小健没有回应我,一鼓作气的埋首于课本之中。
***
世事往往是出乎意料的,这一次更是令我大跌眼镜!
原来以为80分是个很苛刻的条件,没想到小健这次期末考竟然拿出92分令人惊歎的成绩来!
今天我来到房东的家里,房东对小健这次的表现满意得不得了,又再一次减了我的租金,我则无奈地对小健说:「你是故意的吧……?」
就算再怎么天才和努力,要在短短的时间里将所有科目由岌岌可危的程度变成接近满分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才订立目标到80分,就算是个假希望,也总算能让小健稍稍用功吧,我根本没想过小健真的能够达到。
能想到的理由只有一个,小健根本是设计让我堕入圈套的。
听到我的质问,小健露出无辜的表情说:「姐你在说什么啊?不说这些了,糖糖姐是不是应该给我『奖励』了?」
在只有我和小健两人的房间里,小健一下子兽性大发的扑在我身上,双手贪婪的抓住我34D的巨乳。
可能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女人的身体,小健的双手用力的揉搓、拉扯,彷彿要把我的奶子扯出来一样,疼痛不已。
我被小健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慌了,立即推开他,还忍不住给了他一个耳光,害羞的红着脸说:「不行……!」
只见小健捂着通红的脸,用泫然欲泣的表情说:「姐你不守信用……」
其实我根本没想过小健会完成我的要求,一方面没有心理準备,另一方面连套子都没有带来,而最重要的是……
「小健,不是这样……我今天是危险期……」
「我要告诉妈妈!」
小健压根子没有听我解释的打算,说着就作势要打开房门了,我连忙拉住他。
「小健,不要!今天真的不行,我、我们改天再做好吗?」
「我不会再相信糖糖姐的,我要把你做过的事都告诉妈妈!」
要是房东知道我跟小健的关係,一定会认定是我色诱她的儿子,到时候可不是加租金就了事!
情急之下我都没有机会多想,就说:「好、好啦!我知道了,不要再闹,我给你行了吧!」
「姐!」
小健喜出望外的看着我。
「不过,我今天真的是危险期,我又没带套子来,下面虽然不行,但可以先帮你吹吹,下次再……啊!」
不等我说完,小健就把我推倒在床,跨坐在我身上。
「好、好、好,今天就先用嘴巴解决吧。」
小健说着,就开始解开我上身衬衫的钮扣。
我说:「口交干嘛脱衣服?」
小健坏笑着说:「我已经半年没有看过糖糖姐的胴体了,就算不能干,看一下总行吧!」
我实在敌不过小健存积已久的性慾,只好顺了他的意思。小健见我不反抗,三两下就几乎把我身上的衣服脱光光。
现在,我身上除了那成套的白色蕾丝内衣裤外,就只余下完全没有遮掩能力的过膝长袜。
虽然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小健面前全裸,但久违的暴露感还是令我羞耻地红着脸,小健则露出豺狼一般的眼神盯着我,彷彿要把我吞下一样。
我受不了那野兽的眼神,别过脸说:「色小鬼,别一直色瞇瞇的盯着我……」
「姐你害羞的表情很可爱哟!」
说完,小健便脱掉衣服,之后再次骑在我身上,他那雄壮的肉棒凑在眼前,硬得像铁棒一样笔直。
「你已经硬成这样啊?」
「是糖糖姐只穿内衣的胴体太诱人了……」
无论什么情况下,被称讚都会让女孩子的心软化,我当然也不例外。
我轻轻在小健的肉棒上吻了一下,说:「色小鬼……」
小健知道我準备好了,便急不及待将肉棒插进我的嘴里,炙热的肉棒一瞬间像要将我的嘴巴融化掉一样,可是我却没有反感,反而主动搅拌舌头,誓要用口腔彻底感受这股热量。
我用力收紧嘴唇吸啜,我敢肯定我的嘴巴现在比小穴还要紧,只见小健被我吸了十几秒就开始低吟起来。
「唔……糖糖姐……你的嘴巴好紧,太爽了……」
说完,小健便动起腰来,用肉棒抽插我的嘴巴。
这个体势其实也蛮令我感到羞耻的,因为小健骑在我身上,现在是完全由小健做主动的,被比自己年小的小男生控制,一种被凌辱、征服的快感油然而生。
我羞愧得无法直视小健,于是我闭上双眼,不想做也做了,既然改变不了事实,就好好享受这段时间吧……
我陶醉于嘴巴被抽插的快感里,一边闭眼一边想像被干的是小穴,原来就已经湿了的小穴现在更是淫水氾滥,淫水像小泉一样不断涌出。
「姐,你下面湿得好厉害!」
小健似乎也注意到我的生理反应。
「糖糖姐的内裤有一大片水渍啊,下面是不是也想要?」
硬是吐出肉棒,我说:「不是……嗯…就说今天不行……嗯…嗯……」
「好了、好了,我不勉强你,继续吧。」
看来小健真的忍了很久,我刚把肉棒吐出来,他又马上重新插进来。
小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味抽插我的嘴巴,所以说小鬼就是小鬼,这样就能满足他实在太好了。
突然,我的双手被人抓住高举过头,「哢嚓」一声使我心感不妙,连忙睁双眼。
我顿时吓呆了,小健竟然用手铐将我的双手扣在床头,我立即吐出肉棒,惊慌地说:「小健,你在干嘛?!」
小健说:「都怪糖糖姐不守信用,我以防万一才事先準备了这个。」
「我现在不是帮你口交了吗?」
「别担心,我只是想製造一点紧张的气氛啊,现在如果妈妈上来,你一定连穿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吧,到时候你真的百辩难解了。」
「就是啊,快点把这个弄掉。」
「那你要快点让我射出来啊!我不射精你就别想可以解开这个手铐。」
没想到我竟然被小健威胁了,老实说,我真的生气了,真想把他痛扁一顿好让他醒醒,无奈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总不能大声叫「救命」吧……
正所谓逆来顺受,在我双手挣扎了好一会儿,确认这手铐是真货后,我决定不再反抗了。张开嘴巴,我继续老实地吸吮小健的肉棒。
反正只要等到小健射出来就结束了,到时候再好好教训他!
抱持着这样的想法,我连续吸了十几分钟,期间小健被我的口技弄得呻吟连连,可是我的嘴巴都吸到酸了,小健还是没有要射精的迹象……
吐出肉棒,我皱着眉头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持久……」
听到我的疑问,小健终于笑了,说:「呵呵,我在这半年可是训练有素啊~」
「训练有素?」
「糖糖姐都不给我,我唯有偷偷拿姐的内衣打手枪啊~」小健笑着说。
「什么?!」我几乎大叫出来了,小健都拿我的内衣干那种事!难道说我一直都把沾有他的精液的内衣穿在身上?!
不等我有惊讶的时间,小健已经转移阵地,凑近我的小穴,我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小健!那里不行!你要是敢碰,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不理我的抗议,小健一把就将我身上仅余的两件衣服扯掉,他早就留意到我的小穴已经淫水氾滥,只见他用手指在小穴边缘轻轻一摸,就拉出一条细长的透明丝线。
小健将沾有淫水的手指塞进我的嘴里,说:「嘿嘿,其实糖糖姐比我还想要吧?」
事实胜于雄辩,的确刚才帮小健口交这么久,他是有爽到了,但我却一直慾火焚身,狠不得马上就环抱着小健,让他把我干到死去活来,可是……
「可是……我今天真的是危险期……」
知道我开始犹豫后,小健马上乘胜追击,事后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当然会被小健这样的谎话游说到,可能那时我已经被性慾沖昏头脑了。
小健说:「我保证不会射在里面啊!你看我的持久力那么强,可以控制得来的!」
的确,小健的持久力比以前强多了,如果他能控制不射在里面的话,我或许可以……
「糖糖姐……」
小健一副可怜的脸孔看着我。
我轻轻歎了一口气,说:「好吧……但你绝对!绝对不能射在里面!」
「嗯,我保证一定控制得住!」
说罢,小健就扶起肉棒对準小穴,一下插到底,随即抽插起来。
「啊……色小鬼这么心急!」
「呜……糖糖姐的里面好紧……肉壁和我的肉棒紧贴在一起,是在欢迎我吧?」
「啊……别…嗯……别说了……嗯……」
「你看,你的呻吟声都变得这么浪了。」
我的性慾已经完全支配身体了,被抽插的小穴不间断传出快感,我就不自觉地呻吟,最重要的是,我竟然主动张开大腿,让小健插得更深入。
好、好舒服……不行!竟然被这样的小鬼干到爽成这样,太不知廉耻了……
可是,即使我的内心再怎样抵抗,身体还是诚实的表现出来,小穴里的淫水依然流个不停,我还发觉我的双腿已经不自觉地环抱着小健的身体,不让他有机会拔出肉棒。
「好、好爽……啊……」
小健听到我的话后笑了,说:「糖糖姐已经爽到不行了吧?双腿都抓住我不放开啊。」
「才、才不是……别……别说了…啊……专心做……」
「都只有我在动,糖糖姐没有付出太不公平了,你试着夹紧小穴看看吧。」
「好、好……呜……啊……」
我依言收紧小穴,说实话实在太爽了,缩紧的小穴与肉棒剧烈摩擦,每一片皱摺都传来强烈的快感,一瞬间就令到我全身酥麻,又无力地放鬆小穴。
即使放鬆了小穴,我还是抵受不住刚才的快感,身体微微颤抖着。
「哈哈,真的有这么爽吗?你的表情好像快要升天一样~」
「不行……我…啊……我受了了……」
「已经不行了吗?现在才是正式开始啊!」
说着,小健双手捏住我双边的乳头,早就因为快感而坚挺的乳头十分敏感,被这样冷不胜防地刺激,我立即大叫了。
「啊呀!乳头……不行…呜…我会爽死的……啊……」
「呵呵,先让糖糖姐高潮一次吧~」
小健随即用几只手指在乳头上按摩、揉搓,男人被套弄肉棒就是这种感觉了吗,太舒服……
「啊……不、不行……不行……太爽了…啊……我…我……啊……去了……啊……啊……」
随着长长的呻吟,我高潮了,只感到全身的肌肉收缩,一股热流从小穴深处喷出,淋在小健的龟头上。
「哈哈,高潮了、高潮了!小穴夹得好紧!我要上了!」
原来刚才令我呻吟连连的只是热身,小健就是等我全力夹紧小穴,好让他更爽,只不过……
「啊……小健……让我休息一下!不要、不要再插了……啊…刚高潮完太敏感了……啊……不要…不要……我要疯了……」
还处于高潮的我遭到小健的全力抽插,我瞬间崩溃了,顾不得自己还身处房东的家,我毫不保持的大声呻吟。
「啊……好爽……好爽……嗯…啊……啊…爽死了…再、再用力……啊……」
「叫得那么大声要被妈妈听到啊?」
「不要紧……啊……到时我就当小健的老婆…嗯……啊……小健……小健……用力、用力干死我……啊…嗯……啊……好爽……」
我已经爽到语无伦次了。
「那老公要射在小穴里啊!」
「啊……不行……不可以…啊……射在里面!」
听到小健的话,我仅余的理性立即让我挣扎起来,可是我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双手被手铐拘束,双腿又不受控地夹紧小健,我还可以做什么呢……
「那糖糖姐的双腿干嘛把我夹得这么紧,根本是想我灌精在小穴里吧……」小健一边喘息,一边说道,下身的活塞运动越来越快,我知道他真的要射了!
「啊…那……不是……嗯……你不是答应我了吗?不要、不要……啊……」
一切的话都徒劳的,炙热的精子还是一窝蜂的入侵我的阴道、子宫……而我的身体却随着小健的射精,再也达到高潮。
「我是答应了,『好好控制住』,好好控制射在糖糖姐的最深处。」
小健的话没有令我生气,这时我已经因为连续的高潮而失神了……
小健过了大约半分钟才把肉棒拔出来,我也很快恢复意识。
我含着泪狠盯着小健,说:「这样你满足了吧,快放开我!」
「满足?重头戏现在才开始啊。」
顺着小健的眼神看去,我顿时绝望了,他的肉棒竟然还坚挺笔直的面向我!
「不、不行!不可以再干,我今天真的是危险期,会怀孕的!」
「我今天本身就打算把糖糖姐干到虚脱为止,难得有机会,顺便让糖糖姐怀孕也不错~」
「不、不要……」
有时我会想,如果我当时没有说自己是危险期,或许小健不会干得那么狠吧……
***
墙角的时钟指示现在是下午六时。
咦?我好像正午就来了,原来我和小健已经做了这么久……
算了,反正只要舒服就可以了……
那之后,小健一直卖力地抽插我的小穴,男人每次射精都会越来越持久,但女人每次高潮却越来越敏感,可想而言,那根本是一个无尽的高潮地狱。
可是,连这种痛苦的感觉也随着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渐渐消失了,我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什么也思考不了,更忘记自己今天是危险期,好几次夹紧双腿让小健尽情中出,我唯一感受到的,就只有高潮余下的快感……
房间里已经瀰漫着浓烈的精液气味,而我的双腿还是抓住小健不放,完全沉沦在性爱当中。
「小健……你好棒……啊……又射了……好多……阴道都被你的精液灌满了……」
看着微微鼓起的肚子,我知道里面已经全是小健的精液,这下我毫无疑问一定会怀孕了……
小健完成最后一次射精后,终于将软下来的肉棒抽出,他满意地说:「射了这么多,看来糖糖姐就只好帮我生小孩了吧~」
说着,小健把我手上的手铐解开。
重获自由的我意识也变得清醒,我第一件事要做的当然是穿上早前被脱掉抛在地上的衣服啦,毕竟房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进来。
可是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房东今天下午原来有要事要出门,这也是小健预先知道的吧,不然那么大的呻吟声怎么可能没有人听到。
坐起身走下床,但看来这几小时的性爱真的秏光多所有精力了,我一个站不稳就跪倒在地上,乖乖躺着还好,我一起身,精液就立即从小穴里汹涌出来,大量的精液沿着双腿一直流到地上,场面狼狈不堪。
小健对于这个场面反而感到非常愉悦,他蹲在我面前说:「哎呀,难得射在小穴里的精液都浪费掉了,而且还打地板弄成这样,不好好清理可不行呢,糖糖姐把它舔乾净吧~」
虽然我已经有气无力了,但听到小健这样的话我还是忍不住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都把精液全部射在里面了,现在还要这样羞辱我!
「你不要太过分!」
小健不慌不忙地揉揉自己通红的脸颊,说:「也不想想刚才死抓住我不放的是谁啊?」
「我没有……」
「要不我再干你一次,把你张大双腿叫床的样子拍下来,到时候看看有谁信你是被迫的?」
眼前的小健好像换了另一个人似的,我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跪在他面前如此无助。
已经不行了,我反抗不了他……
屈服于小健的淫威底下,我流下屈辱的泪水,趴下来将地板上的精液逐一舔乾净。
突然,「哢嚓」一声,我惊愕地抬起头,小健竟然用相机将我现在这个难堪的状况拍出来。
我惊慌失措地说:「不要拍!」
「呵呵,这张相片真是极品啊!竟然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舔精液,怎么看都是个绝顶的蕩妇吧。」
「我……」
被拍下这种相片,我已经想不到还有什么藉口可以辩驳了。
「我的主意改变了,你这种蕩妇不配做我的老婆,你以后就当母狗,每天为主人张开双腿接受注射吧,哈哈哈!」
我原本以为今天是我人生中最倒楣的一日,谁知道,这才只有恶梦的开始……
低下头继续舔地板上的精液,这就是我的回答。